汉中门户网 文学创作 厚积薄发 境宽意深——读张榜先生《哞声集》

厚积薄发 境宽意深——读张榜先生《哞声集》

webwxgetmsgimg (1).jpg

《哞声集》作者张榜

张榜,男,1949年生于城固县原公镇,1965年考入西安建筑工程学校,1970年毕业安排在陕西省镇巴煤矿工作,后又调到省属何家岩磷矿,担任过子校副校长、矿工会主席、矿纪委书记、党委副书记,2009年从略阳县粮食局退休。2017年入汉中老年大学书法班、诗文班学习。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陕西省和汉中市诗词学会会员。

前几天,张榜先生将他的诗词新书《哞声集》送我,古香古色,装帧优良,煌煌近三百页洋洋近千首诗词。我夫人和张榜先生是汉中老年大学同班同学,虽是初见但他的情况我略有所闻。张先生年逾七旬壮心不已,孜孜向学成果累累,令我心生感佩。

与我相熟的陈家林先生(汉中中学高级教师,陕西理工大学特聘硕士生导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汉中市诗词协会会长)作的序文。家林先生治学严谨,诗词名动天汉,文士风范厚重,其对张榜作品评价之高,使我感觉张先生水平非同一般。家林先生说张榜:“乃饱读、博览、好古、远游之士,……拜赏先生之作,目睹月视累年……感其潇洒倜傥而磊落轩昂者,似有谪仙人九重天唾玉之神骨也;闻其砭弊疾恶而激愤声讨者,颇有杜工部悯国痛民之肝胆也;仰其古茂翠兀而瑰伟奇崛者,若有李长吉诡丽变幻之锦囊也;观其典雅古奥而丰缛迷离者,若有玉谿生绮丽绵邈之曲笔也。”家林先生以李白、杜甫、李贺、李商隐风韵誉之,足见对张先生诗词的体格、声律、用典、微义、音色诸方面成就的评价之高,实属少见也。还有我相熟的诗词名人田宝丰先生(沈阳人,汉江制药厂退休定居汉中,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天汉诗词编辑部主任)写的跋文也令人瞩目。六年前田先生就是汉中老年大学诗文班长,他与同学张榜交往渐深,遂成莫逆。

上世纪七十年初,张榜先生从西安建筑工程学校毕业分配到镇巴煤矿(省属企业),后调略阳境内的省属何家岩磷矿,任过子校副校长、矿工会主席、矿纪委书记、矿党委副书记,后调略阳县党政机关工作,退休后定居汉中。张先生好学而善思,性灵而手巧,踏实且多才,淳朴又善良,由于一直喜爱诗词歌赋,具备良好的文化底蕴和书法基础。2017年起,为汉中市老年大学学员。

2017年张先生已年过六旬,但如鱼得水,青春焕发,在陈家林、魏义友、郑和平、田宝丰先生等热心指导帮助下,他努力钻研,迅速提高,一两年后崭露头角、声名渐起,在诗词界还拥有了一些粉丝。

张先生属牛,一贯以牛为榜样耕耘向前。他对诗词之热爱、崇敬,亦是他水平提高的动力之源。他认为:“诗词自诗经肇始,滥觞逶迤,煌煌三千余载。她凝结着劳动人民和无数前贤巨子们的情怀、智慧,是中华文明皇冠上的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是根植在炎黄子孙精神世界里的一脉族魂。……她作为顶级的精神产品,是中华文化的结晶,其魅力无穷,能跨越时代的鸿沟,在充实、完美人们的精神生活方面发挥巨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我想到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庄子:“诗以道志。”荀子说:“诗言是其志也。”张榜先生对诗词的认识和对先哲前贤是恭敬的,也是相通的、一脉相承的。

webwxgetmsgimg (3).jpg

拜读了《哞声集》,我有四点感受:

一,精彩纷呈,琳琅满目。张先生系统学习创作诗词不过六七年时间,但作诗千首集结成书,成果颇为丰硕。并且,张先生实际诗作数量是远大于入书数量的。我从《哞声集》看,其诗作涉及方面很是广泛。春夏秋冬、四时八节,国家节庆、重要纪念,他都要吟诗作词;旅游所至、国内国外,走亲访友、大凡小事,也是触景生情吐露心声;诗友唱酬、有感交流,更是你来我往、不亦乐乎!按六年粗算,恐怕平均每天都有一首诗作,足见其学养丰厚、诗兴浓重,真是“满地白云关不住,石泉流出落花香。”(宋·张俞诗)

孔子编纂的《诗经》305首诗,是我们中国的文脉源头,在这条源流之中,也有汉中这条小溪,贾连友先生主编的《历代名人笔下的南郑》记载了《诗经》中出自汉中的《旱麓》等七首诗歌,汉中不仅诗早而且诗多,三千年来从未断流。这些年汉中文事昌盛,其中就有许多诗人和大批诗歌,张榜先生就是一位出色的诗人。他写的《菩萨蛮·汉中吟》就合我的心意:“氤氲瑞气东来紫,武侯高祖屯犀兕。汉水浩汤汤,秦巴共卫襄。金瓯勤秣马,拜将起风雅。沔水起烽烟,定军战鼓喧。”还有他写的《黄花河幽思》也让我佩服:“叠嶂堆翠褒姒居,飞瀑流泉乱跳珠。玉盆澄碧毓凝脂,衮雪涛涌锻柔骨。……失道须眉倾社稷,褒水女儿名却污。”白居易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袁枚说:“诗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文以情深”“言诗之必本严性情也。”张榜先生在68岁时与他多年前的老同事恢复联系,激情难抑,挥笔寄友:“卅二春秋讯信茫,飞鸿望断到燕乡(老友是河北人)。依稀共济兰池矿,曾记同舟茅坝塘。幸得微波天网架,欣然青鸟访谈常。会逢辞旧迎新日,愚弟遥祈阖府康!”

二,妙笔生花,佳作连连。张先生的诗作很有特点,诗句大都平淡、宽厚,颇合大诗人袁枚倡导的“诗宜朴不宜巧”,“诗宜淡不宜浓”,然诗境却宽,言外之意浓厚。他的诗有“写景”,如赏荷、听雨、观芦花、美人蕉、望月、踏雪、登沔阳楼、天汉楼,吟松、梅、菊、柑桔,外出旅游、访友等,所到之处,吟咏连绵。在“写景”之时大多伴有“造境”,正如王国维说的:“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张先生文史知识丰富却不用冷僻字句,用典自然,意趣十足,又读之郎朗。他熟谙格律,运用自如,其诗句虽朴实但意境深宽,虽有雕饰而不显凿痕。我想,若要划分流派,那么他的诗作风格应属袁枚、赵翼、张问陶等性灵一派。2019年,陕西咸阳才女陈更在央视诗词大会夺冠,张先生欣然命笔:“四上诗词赛会台,千军横扫叩门开。秦人俏妹鳌头占,半仗平和半恃才。”张先生与原镇巴煤矿老同事相逢,口占《老友》甚是有趣:“兄弟同心势拔山,力竭酒犹酣。地铺破被褴缕,拮据不屑言。工农兵,学生娃,工程师,科学家,海北天南,执手便结,毕生情缘!”50多年前的镇巴煤矿职工数千,人员来自五湖四海,艰苦创业,热气腾腾,我去过多次,记忆颇深。张先生知识丰富,思维敏捷、笔端宽泛,作诗犹如园中摘花,诗集中有秦淮八艳之叹,其学识才情可见一斑。其中叹柳如是“沦落章台是天妒,……城破涂炭清兵骄,蹈池殉国凛然气,奈何钱郎厌水凉,……”叹陈圆圆“文人茶余作谈资,穿凿附会笔生花,……流俗欺世成‘佳话’。”叹董小宛“豆蔻家难仆如狼,踊身风尘救母恙。……南亡困顿病冒郎,何德修来小宛殇?”

三,重情尊友,正气昂然。从他诗集中,我看到了其浓浓的家园情怀。建党建国建军和抗美援朝纪念日,全国“两会”召开,奥运会开幕、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教师节、国家公祭日,还有党的“八·七会议”、“遵义会议”、“瓦窑堡会议”,还有卢沟桥、大别山,等等,他都有吟咏作品,2021年西部我军捍卫领土几名烈士捐躯,张先生慨然作诗:“敢士投躯铸豹关,刑天干戚镇奸顽。英雄血沃昆仑顶,雪域繁开澧芷兰。”张先生爱国拥军和怀念先烈、弘扬正气的情怀心意跃然纸上,真是国家兴衰,匹夫有责。张先生年轻时担任过多个基层单位领导职务,讲诚信行仁义,尊重朋友珍惜友谊,此等道义风范,诗作中当然可见。他的诗集中,有大量的文朋旧友、同学同道之间的诗词唱和,这种大雅之事,自然是古风悠然。此诗集中,我粗数即有130余首,读之不仅有趣,而且引起共鸣和受到教益。如抗疫时期作《依韵再答宝丰兄》“教授专家喋不休,苍黎一夜变荆牛。王顾言他身置外,瘟魔肆虐杏林愁。”当时疫情严重,正常的社会经济状态和生活秩序大受影响,其情其景鲜活如昨。张榜先生深爱家乡,桑梓情深,他的诗词涉及黄花河、莲花池、龙头山、南郑楼、天汉楼、天台山、哑姑山、湿地公园、体育中心、灵崖寺、沔阳楼、石门,等等。步履所到,必有吟咏,情真意切,不乏佳作。如写龙头山云海“云填万壑涌烟涛,雾锁千峰露浅礁。蜃气漫澜迷老眼,疑临天阙纵翔翱。”千岭万壑云海翻腾,高峰隐露如同浅礁,海市蜃楼烟气迷眼,如在天庭环视宇宙,壮哉,美如仙境的汉中龙头山!张兄气魄大、格局大的佳作还有不少,如天汉楼诗联:偎龙脊,襟巴蜀,引望嶓冢导漾奔沧海;仰斗牛,极汉津,驰怀将坛挥师起大风。独特地理,汉江东去,大汉之源,最有代表性的汉中特色充分展现。诗集中有数首悼念著名诗人、画家许大明老师的诗联,如“终归缘浅,黉门初度,师尊沉疴竟不起;其实恩深,遗卷长存,弟子立雪总久留。”一叶知秋,师徒情深,还巧用程门立雪典故,我读后既生悲意又觉亲近,二程是我老家伊川县的著名大贤。田宝丰先生诗画皆佳,张先生为田的画作《寻幽》题诗:“青峰远上九重巅,万木森森荫蔽天。泻玉迸珠深壑去,千迴百转向谁边?”诗画一图,意境悠长。

四.精神高贵,可钦可佩。拜读张榜兄诗集,我看到了许多正气浩荡,能量充盈的诗词,恰是李白所写的境况:“精神四飞扬,如出天地间”。他的两首《骑行》诗也可见一斑,其一:“澄江下夕烟,轻骑纵飞鸢。扑面清风爽,迎眸野趣鲜。绿荫啼布谷,青稻染渠田。堤畔兰舟客,长吟屈子篇。”汉中春日,张兄沿汉江骑自行车出游,满目青绿,心情舒畅,脑海中浮动着屈原的传世辞赋;其二:“回乡开首骑,杨柳正依依。堤上春风满,洲头嫩蕊弥。疾行张洒爽,旷逸启达思。莫道韶华去,昂扬度古稀。”读着这二首骑行之诗,我对年长几岁的张兄这般豁达的生活态度深为感佩。

webwxgetmsgimg (2).jpg

张榜(右)与陈家林(中)、田宝丰(左)

著名诗人陈家林先生《序言》写道:“聆赏先生之诗情,俱发于人情、身家、亲友、乡土、古迹、山川、景物、时令、感事以及唱和之作,而其况味蕴涵之广厚者,可谓百味矣。其声量之沉郁苍劲者,若走荆棘莾原之野而奋蹄踯躅,此拓荒牛之踔厉也。其旋律之恢宏激越者,若负田野犁铧之轭而昂然阔步,此能耕牛之健才也……”读至此段,我忽地想起800年前曾在汉中生活工作过的陆游先生的诗句:“ 周郎欣然市中隐,精神卓荦秋天隼。”(《赠论命周云秀才》),家林先生所嘉许的主要是张榜先生的精神。

张榜先生和他的诗友们都有精神。张榜《次韵和一沙鸥〈贺凌寒诗社四周岁生日〉》:“休言垂暮岁无多,弄月能吟清丽歌。一曲方终群奉和,寻章摘句乐跎跎。”一沙鸥即颇有诗名、文名的杨再丽女士,她的原诗《贺凌寒诗社四周年》:“傲霜斗雪四年多,一路清吟一路歌。小树凌云应可待,桑榆虽晚莫蹉跎。”再丽夫妇的年龄都比我小,其心志精神值得我学习。

《哞声集》有些诗作超出了我的预想,尤其是作者向古人先贤学习,心有感悟旋即成诗,此等古今诗家沟通、穿越时空对话,我还真未想到。《学诗读书札记》有21首感悟诗。他学习并有悟诗的古人有:宋葛立方、陈岩肖、陈师道,清袁枚、刘熙载、贺贻孙、施华、沈德潜、南北朝谢灵运、刘勰、陶潜及唐宋八大家、明徐祯卿等。足见张榜先生视野之宽、阅书之广、学养之厚。他还写下了感悟之诗,如悟黄山谷论诗:“疾言讥刺口悬河,讪谤原为浅薄歌。讽喻婉然弥久戒,敦诚温厚耸巍峨。”悟袁枚、陈师道论诗:“神工奇趣自亭亭,形胜山川赋性灵。气弱难承穠丽语,谐风朴拙入心铭。”悟清朱庭珍《筱园诗话》:“风骚自古秉天才,绝唱魂从典籍来。万卷铸成人品性,行间字里透崔嵬。”

陆游《别后寄季长》诗中写:“道途逢使君,令我生精神。”读过张榜先生诗集,我就是此般感受。

作者:李振峰,汉中市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国学研究会顾问,汉台区作家协会顾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汉中门户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9268926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ervice@52hz.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