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汉中旅游 / 正文

褒河鉴赏!原来你是这样的褒河!

每座城市都有她独特的气质。提起上海,人们想起的是东方明珠的璀璨;提起北京,人们想起的是紫禁城的威严。提到汉中,就不得不说到“两汉三国”,也就绕不开褒河。


褒河,因美女褒姒闻名天下,再以东汉人工开凿的石门隧道誉满天下。两汉三国时期,楚汉之争刘邦在褒斜道留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历史故事,成就大汉四百年基业,由此而演绎出“汉人”“汉族”“汉文化”的中华民族血脉华章。如果说“两汉三国”是汉中这座城市的文化积淀,那么“褒姒故里”、“栈道之乡”就是汉中先民开拓蛮荒、传播文明的源点。


寻古探今在褒河


褒河,古称褒水,又有山河、乌龙江之称,为长江支流汉江上游左岸较大支流,位于陕西西南,地跨宝鸡、汉中两地市的太白县、凤县、留坝县、勉县、汉中市汉台区5个县(市)。这里有被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的褒斜道,有世界最早的人工车隧道;汉魏十三品被称为国之瑰宝,曹操挥毫“衮雪”溢芳后世;这里是一笑断送了周幽王大好河山美女褒姒的故里,留下了烽火戏诸侯的千古笑谈。

古褒国与“南国领袖”

史记记载,汉中最早的政权是褒国。褒国是我国进入奴隶制社会后第一个王朝“夏”后所封的同姓诸侯国。《 史记· 夏本纪》:禹“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 夏后氏、 有扈氏……褒氏……”清代嘉庆《 汉中府志》载:“禹封其子为褒君,是有褒国。”立国之地在今汉中平川中部、 留坝县以南地区,都城在今汉台区河东店东三里骆驼坪。自夏末起,经历殷商、西周,到东周初期亡国,延续长达一千数百年之久。此期间,尤其是西周时,褒国雄居秦岭以南,为“南国领袖”。在《诗经》中,称这块地方为“南山”、“周南”。这里土田肥美,气候温和,物产丰饶,是梁州之域最为膏腴的地区。大概是原始社会母系氏族的遗风尚存,褒国“礼妇人称国及姓”,妇女执掌国是,国君的作为惟母亲、祖国之命是从。


△褒河1936年

褒国与周室联系紧密,与周王自太姒至于褒姒世有姻亲关系,可谓世婚,得到周王室强大支持。每遇周王举行重大活动,褒国君都要亲赴,被周室列为“友邦冢君”。

“幽王三年,周伐有褒”。褒国太后褒姁为免祸,将绝世美女褒姒献给幽王为妃。幽王十一年(前771年),申后的父亲申侯联络诸侯缯国、犬戎一起攻打幽王,西周灭亡后,犬戎据关中,西周旧臣虢石父联络犬戎等,谋立王子余臣为携王时,褒国也是参与者。平王二十一年(前751), 晋文侯灭携、杀余臣。其时,秦已不断强大,将犬戎逐出关中,而褒人更加势孤力单,遂为秦人所灭,千年褒国一朝灭亡。


美女褒姒与“烽火戏诸侯”

一笑倾城千夫指

红颜有泪无人问

烽举骊山山河碎

千年梦醒已无君

褒姒,姓姒,古褒国人。褒国“礼妇人称国及姓”,所以她就被叫做褒姒了。据传,褒姒出身不好,是由一对卖桑弓箕箭袋的夫妇在逃往褒国的路上所捡,因此幼年颠沛流离,贫困寂寥。《东周列国志》记载:“目秀眉清,唇红齿白,发挽乌云,指排削玉。”可见,褒姒是一位倾城倾国的女子。

幽王三年,周伐有褒。褒国国君将美丽的褒姒献于幽王,周幽王对褒姒一见倾心、宠爱有加。褒姒与周幽王最为经典的故事便是世人熟知的烽火戏诸侯了。美人褒姒进宫后就几乎没笑过,性子冷冷的,对其他妃子喜好的东西一概不问。和那些成天在大王面前献媚的后宫佳丽相比,褒姒简直就是“冷美人”,像傲雪中怒放的梅,像清幽山谷中的兰花,傲寒彻骨却沁人心脾。这样的褒姒是周幽王心里的一颗朱砂痣,欲求之而爱怜之,又求之不得,绞尽脑汁想博美人一笑,但无论周幽王用什么办法逗她,褒姒就是不笑。于是,周幽王发出重赏,谁能诱发褒姒一笑,赏以千金,虢国石父献出“烽火戏诸侯”的奇计,后来就有了那出历史闹剧。



古时候的烽火台,作为传递信息的一个渠道,对军事作战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周幽王曾与诸侯约定,在大路上修筑高大的土堡,上面设置大鼓,使远近都能听到鼓声。如果敌军入侵,就由近及远击鼓传告,诸侯的军队就都来援救天子。周幽王同褒后并驾游骊山,燃起烽火,擂鼓报警,诸侯一队队兵马闻警来救,至时发现平安无事,又退兵回去,褒姒看见一队队兵马,像走马灯一样来来往往,不觉启唇而笑,幽王大喜,于是屡屡击鼓,诸侯的军队多次到来,却没有敌兵。到后来戎兵真的入侵,周幽王再击鼓,却无一人前来,幽王于是被杀死在骊山之下,褒姒也随之香消玉殒(也有一说褒姒逃回故乡开了“褒姒铺”)。”这一笑,褒姒毁掉了一座城,也背上“红颜祸水”的罪名。


△骊山烽火台

自古红颜多祸水,红颜究竟祸了谁?中国自古就有“红颜祸水”之说,有的是真实,有的是栽赃。在男权社会里,女性大部分都是由别人掌控的。而把灭国等罪加在她们身上,有时候只是男人推脱责任的表现。拿西周来说,事实上,分封制导致诸侯割据争霸,周王室早已衰微,倾覆是迟早的事;加之周幽王自作孽不可活,为了博美人一笑,竟将烽火天作为自己任性的玩具,肆意地践踏诸侯们对他的信任,将诸侯们玩弄于鼓掌,这样一位君主,怎么不使得西周灭亡?!历来西周灭亡都被说成是褒姒的责任,其实最大的罪过该由周幽王来承担。

褒姒短暂的一生,可谓尝遍人间苦乐、看尽世间繁华。幼年颠沛流离、贫困寂寥,少年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成年舍身取义,慨然饲虎。她是一位活生生的人间美女,却是褒国用来讨好幽王的“礼品”,从民间少女成长为宠冠后宫的贵妇,再到灭亡周室的祸水,真是可悲可叹。


汉王刘邦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秦王朝“二世而亡”,项羽和刘邦遂登上了历史舞台,在汉中上演了一幕名传千古的战争活剧——“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由此揭开“楚汉相争”的序幕。

项羽和刘邦曾在反秦战争中约定,先攻入咸阳者为王。公元前207年,刘邦先入咸阳,但慑于项羽人多势众,只好封存秦朝府库,退出咸阳、驻兵灞上。项羽入咸阳后,放火烧掉阿房宫,自封“西楚霸王”,封刘邦为“汉王”,又分别封降将章邯、司马欣、董翳为“雍王”、“塞王”、“翟王”,称为“三秦”,统治关中,以御刘邦入秦。



刘邦入汉中时,采用著名谋士张良的建议,烧毁了入蜀栈道,这样既可防止项羽南下入侵,又表明自己无东顾之意,以消除项羽猜忌。公元前206年,刘邦手下大将军韩信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策开始军事行动。韩信先派樊哙、周勃率兵一万佯修已被刘邦进汉中时烧毁的栈道,摆出要从褒斜道出兵的架势,章邯闻讯立即加强斜谷防御。韩信却率大军西出勉县转折北上,顺陈仓小道入秦川,渡渭河于陈仓古渡口,倒攻大散关。章邯急忙率军赶到陈仓城,与韩信激战。此时,明修栈道的樊哙、周勃也出斜谷,与韩信会师。章邯兵败自杀,司马欣、董翳先后投降,刘邦遂定三秦。从此,关中成了刘邦打败项羽、统一天下的基地。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作为声东击西的典型战例,后世军事统帅屡屡效法。如海湾战争中的“沙漠盾牌行动”,就是用海面的假登陆掩盖了沙漠中的真迂回,而美军统帅也毫不掩饰地说,他们使用的正是中国的战术。


魏王曹操与“衮雪”

一代枭雄曹操,诗文有名,才盖天下,他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传颂至今。然而他的书法却十分罕见,现存于汉中博物馆的摩崖石刻“衮雪”两字,相传为曹操所书,是他唯一的存世之作。

这个故事要从建安二十年三月说起,曹操刚刚平定陇右,图取西川,率兵十万进军汉中,攻打张鲁,七月,张鲁兵败逃跑,汉中城被曹操拿下,他封夏侯渊为征西将军,统军镇守汉中,屯兵定军山、天荡山一带,他拒绝了司马懿得陇望蜀的建议,十二月,兴致勃勃从汉中搬师还朝。战争的胜利让他的心情特别好,当走到褒斜道南口的石门附近,遥望汉中盆地群山环抱,河流纵横,土地宽广肥沃,人口众多勤劳,曹操想到:汉中真是块宝地,不愧称作小江南,难怪当年的张良隐居在此,这样天下难找的好地方,如今重归汉室,真乃人生一大幸事啊!    

再近眺石门外的褒河幽谷,石多浪激,飞流奔泻,银花四溅,水星翻飞,雨雾空蒙,云蒸霞蔚,那溅入空中的水珠,犹如雪花飘落。曹操被这种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所吸引,不由得心荡神怡,豪情满怀,文人雅兴,很想题写点什么,他跳下马来,沿着青山绿水信步而行,心中琢磨:在这里留点什么,能让后人知道我曹孟德曾来过这里,让后人忘不了我的赫赫战功?

这时候,传来一阵儿哗哗的流水声,曹操抬头一望,已来到河滩中间。十二月正是枯水季节,卵石都露了出来。有块大石兀立在河心,河水要夺路而去,对着它左冲右突,上下飞舞,滴溜溜打旋,白哗哗飞溅,象一个巨大的雪团,在飞速流转。曹操见景生情,顿时豪情激荡,径自走到巨石前,挥毫写下了“衮雪”二字。

曹操手下的将士们一齐涌到河滩里观看,见“衮雪”两个大字,齐声称赞,说这字简直就是行云流水、巧夺天工,矫若惊龙,痛快淋漓,将这里的景致写活了。

只有一侍从小心翼翼地挤到近前,低声问道:“丞相大人,您的字苍劲有力,别具一格,但这‘衮’字还差个三点水呢,不是应该写成‘翻滚’的滚才对吗?”

众人虽然早已看出“衮”字少了三点水,但各怀心思,知道丞相刚愎自用,是以无人点破,此刻听了侍从的话,不由面面相觑,默默无语。

曹操却哈哈大笑,用手指着滚滚激流,道:“此潭中之水何其多,哪里还须三点水?”

文官武将这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口服心服,更加赞美起来,有的说:“看这‘衮’字,气势磅礴,上边三点一口似水花,下边,一撇一捺一竖钩,三钩均朝上翘起,像湍急的水流,充溢着张扬不羁、沸腾激荡的阳刚之气。”



有的说:“丞相写得‘雪’字,平和、内秀、收敛,飘飘洒洒,柔情万种,阳刚而不失柔美啊。”曹操听着这些溢美之词,心情很是愉悦,“衮雪”二字不仅是形容这山水秀美和他兴奋心情,“衮”字还有“衮衣”“衮冕”“衮龙袍”之意,这些是帝王的专用礼服,更是曹操帝王霸气的外露。他从汉中畅意而回,次年五月,汉献帝就进封他为魏王,位于诸侯之上。

“衮雪”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留存在石门南约半里的褒河水中巨石上,直到1970年,国家修建“褒河水库”时,将“衮雪”、“石虎”、“玉盆”、“石门颂”、“石门铭”等汉魏时期重要的摩崖石刻,从山崖上凿下来,全部迁移到汉中市博物馆收藏并陈列展览。这些被迁移的石刻,称为“石门十三品”,被史学界誉为“国之瑰宝”。

“衮雪”两字右行横书,字径四十五厘米,两个字寓刚劲于柔和之中,行笔纵放不羁,有波涛澎湃之势,表现出曹操的风采神韵与魏武精神,成为曹操绝无仅有的手迹。后人赋诗赞道:“滚滚飞涛雪作窝,势如天上泻银河。浪花并作笔花舞,魏武精神万顷波”。



山水迢迢滋万民



回溯历史,这里是汉中文明的发端;放眼当下,这里是泽被千里的宝地。褒河水蜿蜒流淌,流经陕西省宝鸡、汉中两地市的5个县(市)。由于其无论是河流长度、流域面积,还是水量,均超过沮水,故曾有人主张以褒河为汉江正源。褒河河谷也是古代蜀道褒斜道的一部分。褒河水利事业开发较早,下游有民国时期的褒惠渠灌溉工程与石门遗迹,亦久负盛名,解放后在谷口建有石门水库等水利工程,庇佑着汉中几十万群众的生产生活;褒河鱼更是传承千年,是汉中除米皮外的第二大美食名片。

褒河美食

褒河鲜鱼宴


说到褒河鲜鱼,可追溯到《诗经》中“南有嘉鱼”这首诗。西晋著名文学家左思在《蜀都赋》中说:“嘉鱼出于丙穴,良木攒于褒谷”,可见褒河鲜鱼已有悠久的历史。褒河鱼之所以鲜美,离不开潺潺褒河水。褒河水来自秦岭深处,富含丰富的矿物质,非常适合鱼类生长,所以长期现捞现杀的褒河鱼也因此别具特色。褒河鱼以其鲜、香著名,以麻辣口味为主,另外还有酸菜和番茄口味,配以粉带、豆腐、土豆、魔芋等食材,满满一锅、分量很足,鱼肉细嫩刺少、鱼汤香艳浓稠,红油漫浸、柔辣不腻、入味爽口、麻中透香,回味悠长。随着做鱼水平精进,很多鱼庄更是打出了一鱼多吃的招牌菜,即把鱼按照不同的部位做出不同口味的鲜鱼宴终极吃法,满足人们对特色美食褒河鱼的极致追求。如今,褒河鲜鱼已成为汉中美食的一大名片。


△褒国古镇内的鲜鱼宴品牌店


褒河美文赏析
逝者如斯夫!褒河之水源远流长~

褒河一水,迤迤逦逦,奔腾翻涌,在中国的历史中,名声早已响彻了千年。酸腐的文人墨客诗人之辈,视之为愤世嫉俗之流的,不乏其人;俯首捧起一捧土腥的水欲饮者,本地人多了去,慕名而来追逐风雅者更是大有人在。那是对自然的一种敬畏和信徒般的虔诚。终究还是怀疑现代的卫生纯净,大都只是轻轻捧起闻一下它的泥沙味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生怕自己一身的俗气的滚滚风尘破坏了这沧桑且已有伤痕的飞流白浪……


千里迢迢而来驻足于河畔,聆听褒水潺潺,头顶世俗跪拜它博大精深的源头,看着自己扶老携幼车马劳顿只为一睹它波涛汹涌的风采,茶汤一盏或是浊酒半杯都不能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潮澎湃,这时而清澈时而浑浊的水龙,再也不能如古时候的甘甜如佳酿,饮一口胸中顿生浩气,一遍遍倾诉自己对壮丽山河的情怀。这淡淡的水墨画轴徐徐展开,无数流传千古的诗篇跃然纸上,褒河大桥因褒水而秀,悬崖石刻以褒水而灵,依着汉白玉雕塑的青砖灰瓦,它无声无息地缓缓流淌,远的哺育了倾国倾城的美女褒姒,近的便是这繁衍生息的沿岸人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古褒国鱼米之乡的富足荣耀,驰名四海的旅游胜地,我贫瘠的文笔怎能描述这一江大美大爱的褒河水呢?

滔滔黄河的巨浪,那是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慷慨气概,黄色浑浊的水流席卷着泥沙令人望而生畏,更有母亲河之美誉;万里长江的波涛浩瀚,广纳百川的伟人豪迈:“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说不尽长江吞吐万象的大气磅礴;至于大海,一望无际的炫目蓝色,涩苦咸腥的味道那永远是无法饮用的,盛名之下更有漂亮的礁石,浪花朵朵的白亮的沙滩五彩贝壳,仿佛天尽头的彩云海鸥……再看那温婉绵柔的湖泊,波澜不惊的碧水之上,风起叶落一圈圈的涟漪,如明镜如银盘,精致的廊桥画舫盈盈而立,波光粼粼湖面圈圈涟漪;杨柳依依的青石板桥,这样悠然的水分明是道不尽的姿态万千……

相比渺小的褒河水库,褒水实在是太安静太沉稳,炎炎夏日酷热时节它适时蓄满,开闸放水的场面更是气势磅礴!走在大坝上听得水声轰隆,溅着水花拍打着堤岸,水的颜色呈黄色十分浑浊。平日水深处看是碧绿色,很像碧玉那种汪汪的水头,遇着白色的漩涡,哗哗的水声轻巧灵动:若聆听水流叮咚的美妙,要心境平和时立于岸边石壁上,静观湍急的水势茫茫绝尘而去,氤氲的水雾荡涤着心灵的尘埃,水丝丝混合着一股清新空气的甜香味道,清凉沁人心脾,夏天纳凉的游客常常被这大自然的馈赠流连忘返。

沿河而上走近滚水坝,水泥坝是横跨江面的端正一条栏槛,中间过水的通道一条条水龙笔直如倾盆银珠洒下,汇入澄碧江涛中,飞溅四处的浪花朵朵如云如幻,没有任何言语能形容它的清秀飘逸。“沧浪之水清兮”,一席水流径直泻下,流水的声音急时如机器轰鸣;汇入下游形成一股股巨大的旋转涡流,气势如野马奔腾;水流略缓处水色发亮,整个一幅水帘悬挂于河面之上,如姣姣白玉;悦耳的响声清脆如裂帛,跃起跳跃复入河流中,周而复始地哗哗流淌,这一池一池墨绿的水,沉沉的幽幽的散发出柔和的光泽,用翡翠的绿竟是有点浅了,像那种绿幽灵的水晶石的色彩,那些河底丛生的水草植被千姿百态,点缀其中恰是水晶特有的团团幽灵。

一眼看见是对面的一道炫白耀眼的瀑布,悬挂陡峭石崖上一泻而下,如一条玉带投入河流中,白练似的瀑布,飞流直下,静观形态如素白绢绸,银亮亮的水气蒙蒙在怀,珠玉四溅。山风吹过那瀑布便化成一道水柱,矫若游龙喷射而下;娴静时便平铺作一张白绸缎帘.哗地激冲下来,撞到底下的长满墨色青苔的的石头,碰得零碎,像千千万万的玉盘明珠散落。年深日久一汪深碧的清潭便托起这瀑布,不比别处的翻滚嘶鸣,只静谧幽深凝翠滴绿。摇曳的水草和苔藓常年浴水栖石,宛然一堆小清新簇拥着,那种原始的幽静之美,连周围层峦叠嶂的山峰也逊色不少。

我尤为喜爱那褒水底的石头,就是水库水稍微浅些的时候,我会欣喜地观赏河里一块块的大的小的石头。比不得海底礁石的险峻嶙峋,这种淳朴大石头褐色黄色的居多,圆的扁的有的长得像船只,有的像刻字的屏风;更有的长得像极了山间青松翠柏……屹立在褒水中央,这珍贵的巨石就是一幅幅看不完的另类风景。中等个头的和小小的那些石头,却是小家碧玉的风韵,诸多颜色有绿的黄的白的,上面是天然而成的横的纵的纹路脉络,有稀罕的上面更是有栩栩如生的花鸟鱼虫图案,褒河奇石众多,美轮美奂的独特景致生长了自然的奇葩,石头是何等有幸,生长于斯陪伴以泥沙,隐藏河流深处,经年流水冲刷暗自精雕细磨的光滑别致,不再是一块普通的沉寂的石头,它被绿与水赋予了生命的意义,一块石头记载的是褒河水库的历史,一河泥沙沉淀的是大坝龙盘的传奇……

褒河,古称褒水,又有山河、乌龙江、黑龙江之称,元代一度称紫金河,明代称褒谷水,它气势浑如天成,依山傍峡而去,千百年来在此处形成了绝美的水文奇观。雄奇瑰丽的石门栈道景点,高耸入云端的连城山,褒斜栈道更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工程,人们只惊叹栈道的巧夺天工,陶醉于褒河鲜鱼的口腹之欲,常常忽视了褒河水库的神秘美色。


清甜的褒河之水,春去清浅如镜照人;夏日九曲回肠奔流着丰收的希冀;逢汛期每每白龙在渊一片仙云雾蒸。秋水无语,落叶无声顺着河流飘浮,雾气茫茫于河面上,云烟雾霭崇山峻岭之间,奇峰林立的倒影,栈道悬壁的奇伟,飞瀑幽潭的淡倦,白鹭翩翩起舞的倩影……冬日白雪皑皑,山上若座了雪,雪舞松枝雾绕银河,河面水浅浅青青,不胜幽寒静绿……

褒河之水清兮,实乃人们观光旅游、科考探险的理想之地。


(美文赏析转载自网络)




你与了解汉中,只差一个微信公众号!


0

下一篇:陕西理工大学教授“医养在汉中”发言,他这样评价褒河!

上一篇:汉中市青企业协二届二次会员大会召开,我市这些青年企业家被表彰!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